闲谈雅叙

创建时间:2016-12-12

身法是太极拳走架打手的灵魂——太极拳自学教程

发表于 11-27 283 次查看

        太极拳走架与推手的关系辩证而统一,走架是知己功夫,在与无形的人推手;推手是知人功夫,考验走架的水平。正如郝少如先生(1908~1983年)所言:“走架的目的在于运用,所以平日行工走架时,就要当作与人打手(即推手)。而打手又离不开走架的基本原则,因此在打手时要当作仍在走架。所谓无人则当若有人,有人则当若无人;走架即是打手,打手即是走架,两者理惟一贯。”所以本文仅以走架为例,分析“身法”之于太极拳的重要性。
        太极拳身法源于明代李呈芬的《射经》,其中写道:
        “身法之善,莫若蹲腰坐胯最为便宜。腰蹲则身不动,坐胯而臀不显。肩肘腰腿力萃于一处,易起易伏。”足法“丁字不成,八字不就”。
        太极拳理论奠基人武禹襄先生(1812~1880年)出身书香门第,武弁之家,历代不乏功名入仕者。其祖父名大勇,字德刚,“少业儒,体羸废读,改习骑射。弱冠,入郡庠。”(见《永年县志》)由此可知,武禹襄不仅熟读经史,也必然熟悉弓马骑射,深谙射箭理法。观其所传拳理、拳法、拳势乃至势名,有许多与射箭有关。他借鉴《射经》中“手法”“眼法”“身法”“足法”等特征,制定出练习太极拳必须遵循的“身法十要”,即“涵胸、拔背、裹裆,护肫、提顶、吊裆、松肩、沉肘、腾挪、闪战”。至四传郝月如先生(1877~1935年)增益三条:“尾闾正中、气沉丹田、虚实分清。”共计十三条。一个半世纪以来,太极拳虽已百花齐放,流派纷呈,但杨、武、吴、孙等家派对身法的规范不外乎此。各流派虽有所增删损益或表述不尽相同,但基本要求一致,主旨并无歧义。
        然而,武禹襄制定的身法十要,只留有名称,未做文字说明。第一位对身法做注解者为郝月如先生,其注释堪为经典。此后,徐震、郝少如、吴文翰等先生均结合自身体悟进行了更为具体而细致的阐述。晚辈不揣浅陋,结合前贤论述对身法要点、易出现的弊病、注意事项等做一些补充说明。
        太极拳身法实际上将手法、步法、眼法、心法包括其中,是对人的意识、对身体各部位如何运动的规范,无论前进后退,左旋右转,一举一动,无时无刻,无不恰合法度,身法不可散。也即不是所有慢练拳术都可以称做太极拳,不符合身法要领的打拳形式不属于太极拳范畴。因此,“身法”是检验太极拳是否正确的标准,是太极拳走架推手的灵魂。

        练习太极拳首先求达“尾闾正中”。尾闾正中不是两臂用力相等、左右身体用劲相同、双腿受力或施力均匀,而是两股有力,前虚后实,臀部前收,脊骨根向前托起丹田(小腹)。“尾闾”一词,原指古代传说中海水所归之处,语出《庄子•秋水》:“天下之水莫大于海,万川归之,不知何时止而不盈;尾闾泄之,不知何时已而不虚。”“尾闾正中”之“尾闾”,指尾骨,脊骨根。“正中”即尾骨前送,使脊骨根与大椎骨有垂直于一条线之意,正对身、脸之中间——肚脐、鼻尖。即脊骨根、肚挤、鼻尖三点一线,一动俱动。如此则身法中正而不偏不倚,无过不及。因而太极拳运动忌低头猫腰、前俯后仰、挺胸腆肚、左歪右扭、胡乱抖摆。走架时,进退顾盼共四正四斜八个方向,呈“米”字型。四正方时,要正身对正方;四斜方时,仍须正身对斜方(谓之四正对四斜)。忌侧身进退移形。观世界所有搏击术,如散打、泰拳、拳击、空手道、自由搏击、跆拳道等,无一不是正身对敌。身体中正要靠正确步法作保障,两足呈斜向朝前的不丁不八步或称丁八步。忌两足平行,忌一横一竖丁字脚,忌左右外撇呈八字脚、忌左右内扣呈外八字脚,忌两足放在一条直线上。移步换形,步走三角之势,轻灵而稳健。进退旋转,枢纽在尾闾,如同船舶之舵,全身听命于此。尾闾之动,上系于头,所谓“尾闾正中神贯顶”;下关乎足,大椎、尾椎、后足跟,三点相对;左右肩、肘、臂、手、膝步调一致,此所谓内动牵引外动,内形支配外形,即太极运动。
        其实,“尾闾正中”已将“提顶”“吊裆”包含其中。提顶,习者百会穴如有一线上提,神贯于顶,顶须上提,提纲掣领,领起全身,如此则身体必产生向上之“空”意。吊裆,“裆”,指会阴穴。臀部前送,小腹有上翻之势,裆部悬吊,犹如井中汲水,水桶下吊,如此则必产生沉于地下之“松”意。百会穴与会阴穴虚虚相应,一线贯串;上提下吊,顶悬身拔;头颈正直,不低不昂;上虚下实,空松俱备;立身中正,八面支撑;稳固扎实,圆活轻灵。“吊裆”易曲解为“提肛”,收缩肛门。“提肛”实为“提罡”之误解,罡,同“刚”。罡气,即刚气、刚风、罡风。此为道家之语,《朱子全书•理气一》:“问天有形质否?曰:只是个旋风,上软下坚,道家谓之刚风。”提罡,即提刚气,罡气在会阴处,而非提肛,用以收缩肛门,习者不可不明。
        尾闾正中、提顶、吊裆是身体主线、主轴、主宰,其他身法如裹裆与护肫、松肩与沉肘、涵胸与拔背便围绕此线展开。
        “裹裆”与“吊裆”意义作用不同,而目的一致,即保持自身重心轻灵稳重,不致“偏沉”或“双重”。裹裆,两膝内裹不是夹裆,重意不重形,意在膝头对准脚趾,准确而言朝脚拇指方向着力,与“吊裆”相呼应,听命于“舵”。两腿如同一腿,动则协调一致,似船舶之底部。前弓后蹬,前虚后实,下盘稳固扎实而灵活。“护肫”,肫,读zhun,本意指禽类的胃,引申为人的肋。《说文》解道:“肋,胁骨也。”此处当指胸腔两侧的软肋,较为脆弱的部位。护肫的含义:一是两胁收敛,下收前合地自我保护;二要与“松肩”“沉肘”相结合,上护头,下护肋,守中门,护中线。肫,常被误读为“tun”,致使有人以为“护臀”。试想,正面对搏,守中用中,护住臀部为那般?
        涵胸,亦写作“含胸”。不要以为涵胸即是凹胸而致使背驼如锅,它顺应人体脊骨的自然生长状态,进行两肩微向前合,气向下松沉的优化整合。两肩前合要无过不及,忌挟肩、耸肩夹颈,如此气上涌、劲上浮,下盘不稳。拔背的基础是提顶、吊裆必须到位,胸不前挺,脊骨自然拔起,两肩中间脊骨处便产生鼓起的意识。谨记:昂首挺胸如牌位不是拔背,如此有违脊骨自然弯曲的生理状态,当然更不利于蓄劲发劲。
        松肩与涵胸紧紧相联。涵胸前合,非用力向前,致使肩紧而僵,气上涌劲上漂,重心不稳。只有松静自然,才能柔顺得力,方有圆活之趣。沉肘,也记作“垂肘”“坠肘”等,肘尖下沉如坠物,其中也讲究一个“松”。要防止抬肘过高导致耸肩,两肋空虚。也不可呈夹肘挟肩状,腋窝以间容一拳最为合度。
        “气沉丹田”之气,非指人自然呼吸之气。不要理解为将吸尽之空气导引至腹部,叫做“气沉丹田”。太极拳修炼不对人的自然呼吸进行有意识的调控约束,也无需控制。比如蓄劲而收气,这种功能人的呼吸系统自会做到本能的、相应的选择,根本不需要人为调节。因而,太极拳倡导的“气沉丹田”与某些气功导引术有区别。它是尾闾正中、涵胸、护肫、松肩、吊裆等有形身法合乎法度,拳艺修炼达到一定水准,产生出来的一种难以言状的特殊气感,整个身体散发出一种饱满的气势。谨记:太极拳不有意调节人的自然呼吸,使之进入深呼吸运动状态。然而,当真正做到了气沉丹田的身法要求,人体重心自会下降,自然呼吸也会随之进入深呼吸状态,气顺条达,所谓“腹内松静气腾然”(语出《十三势行工歌诀》)。
        太极拳虚实即阴阳,是立拳之本。它借用阳光向背之理,即向日为阳是虚,背日为阴是实。不仅两腿分清虚实,其他各部位处处分虚实。正如武公禹襄所言:“虚实宜分清楚,一处自有一处虚实,处处总此一虚实。”太极拳艺中,在外、在前、在上等接近对方者是阳为虚;反之,则是阴为实。如此,对方接触到的永远是我之虚,而始终得不到我之实。然而,虚非全然无力,要虚中有实;实非倾尽全力,要实中有虚。否则,便出现凹凸缺陷断续,使对手有机可乘。
        “腾挪”与“闪战”讲的是动静与进退。“有动之意而未动,即预动之势,谓之腾挪。”(郝月如语)精神须内固,外示要安逸,静若处子,心静神专。看似平如止水,静如山岳,然而静中触动。平静中暗流涌动,稳健中时时在变,要动、可动,蓄势而发,弓不离矢,箭欲出弦。“身、手、腰、腿相顺相随,一气呵成,向外发出,劲如发箭,迅若雷霆,一往无敌,谓之闪战。”进退之术,攻防之道,贵乎神速。太极拳虽为防守反击之术,然防攻一体,攻防同步,进是进,寓进于防;退是退,退隐进机。处处是守势,时时可发劲。行工走架时,手如行云,脚似流水,柔和舒缓。形似慢,实则快,转换在于腰隙,所谓“曲中求直,蓄而后发”(武禹襄语),发劲疾如电掣,或隐或现,收放自如。
        总之,习练太极拳,身法最重要。从尾闾正中练起,再求其他诸条一一合度。即,尾闾正中先求对,提顶吊裆必合之。涵胸拔背紧相联,松肩沉肘静中求。裹裆护肫认得清,阴阳虚实须分明。气沉丹田固下盘,腾挪闪战箭离弦。如此,则太极拳越练越精,功夫日进。

发表回复
你还没有登录,请先登录注册